我与朗诵男第三次接触全记录
发布时间:2010-04-28 浏览次数:

 

4-27 我与朗诵男第三次接触全记录
 
一切来得都是那么意外,中午来到6212教室,当我再次见到朗诵男的时候,他微笑着主动和我打招呼,这是我第一次看到他笑。我主动邀请他做一下交流,他说:“还是放学以后吧,”,他指了指手上的花,“这些花很容易被弄坏的。”
 
 
采访思路:
1.      由送花谈起;
2.      兼谈4.16演讲及我对此次事情的看法;
3.      强调我在同学和朗诵男之间所起到的作用;
4.      适时邀请他接受采访,兼顾他内心的想法及顾虑、同时强调我们采访方式与其他媒体的不同之处;
 
放学后,我和他来到了3301教室:
 
(大致回忆,细节处会有不少的偏差)
 
徐主任:我今天发现你给老师精心准备了几束花,你怎么想到给老师送花的呢?
朗诵男:五一劳动节快到了,老师们平时为大家呈现出那么好的课,付出那么多的努力,给他们送花时理所应当的。
 
徐主任:“你也看到了,我也来旁听了你4月16号的那次演讲,我观察到大多数来围观的同学是抱着一种猎奇心理的,他们想要了解的是你是不是复旦的学生、你究竟来自哪里、你为什么会来复旦听课,我觉得这本身是毫无意义的,也没有任何必要,复旦的学生应该从更宏观的方面来看待你和整个事件”
朗诵男:“你说的很对,我事后也看了许多同学对此的评论,不同的同学对一件事情的关注角度是不同的,而关注的层次不同决定了他们以后所能达到事业的高度,这是有一定联系的。此外,从中我也能看出我们90后大学生的特点,他们关注自我、关注社会、充满好奇。我承认4月16号的那次演讲得非常空洞,但它也反应了我的正常这是我的水平问题,我的水平就这些,摆在那里,先进无法改变。但只有通过这样的实践才能发现出我的问题,而我也会通过我自己的努力来进一步提升自己的能力。作为一个旁听生,我以前去北大、清华听过课,这学期我到了复旦,旁听来说相对比较自由,不用去上高等数学这样的课程,我更喜欢去旁听一些人文类的课程,比如说去了解像鲁迅、周作人、沈从文、茅盾(名字我记得不是很清楚了)这样的人物。我之所以要强调我和复旦之间的关系,就是为了能够融入到这个文化氛围当中,而只有把自己看成是一个复旦的学生,才能更好理解复旦的精神、让自己学到更多的东西。我下学期还打算去浙大、南大以及其他中国知名的高等学府,可能也会继续待在复旦。而现在我的家人也正在筹备一些资金为我赴港做准备,如果能成行的话,我会去像香港中文大学那样的学校。现在我们很多同学都想急着去实习,但我却认为这四年就应当认认真真、安安静静地去学习和读书,否则就算你毕业了,复旦的知识和思维一点儿没学到,能有什么用,我现在就试图那么做,想必它对我以后的工作会有很大的帮助。关于纠结我复旦身份呢,我可以举个例子,我们很多的毕业生以后到一些好的企业,员工里有有所谓的复旦帮、北大帮,如果不会坦然面对不同群体的人,又能怎么样做好工作呢?”
 
徐主任:“那你旁听的时间有多久了呢?”
朗诵男:“算到现在也有将近2年了吧,我原来一直在北大旁听的、清华也去过。
 
徐主任:“北大似乎在门口设置关卡,来组织无关的人员进出校园,那是不是北大校园的宽容度比不上复旦呢?”
朗诵男:“北大之所以看上去不自由而要在外面设置一道关卡是因为要去北大听课的人实在是太多了,所以学校要求出示相关证件才能进入校园,实际上它的校园内部是十分自由的,北大的同学比复旦的同学更为自由,讲话的时候毫无顾忌,可以说是有一点口无遮拦,他们不怕说错话,想到哪儿说到哪儿,这就北大与众不同的风格。复旦的同学当然也有自己的特点。”
 
徐主任:“我总觉得:不管是朗诵也好、演讲也好,你都做了十分精心的准备,我也发现,你在台上和台下的表现是不一样的,包括你的说话方式、语音、语气、语调等等,内容也饱满了许多。或许你以这种方式去和他人交流的话,大家会对你有一种截然不同的看法。”
朗诵男:“我毕竟不是复旦的学生,和大家之间总存在着某种差距,所以我会更加精心的去准备,我花的精力、事件是大家看不到的,所以当我站在讲台上的时候我并没有任何的紧张;同时,面对公众场合,我也会更加注意我的一言一行,不像今天在这里单独的交流一样,如果我说的不慎,会造成一种负面的影响。那次我讲得确实有点糟糕。”
 
徐主任:“作为第一个试图来和所谓的朗诵男接近的人,我正试图在你和复旦学生之间架起一个桥梁,能让两者更能了解对方,所以我也把那次访谈写成了日志发在了校内网上。”
朗诵男:“你的那篇日志我也看过,包括下面同学的一些评论,很多人对我的身世特别感兴趣,而有一部分从我身上看到了他们自己缺乏的东西,谁敢于在课堂上做互动、谁敢于提出自己不同的想法,谁会那么的感恩老师。我想我的举动能无形中感化我们复旦的学生。当然,每个人都有发表自己言论的权利,正面的也好负面的也好,我不能去干涉什么。社会上总有人会对你有不同的意见,这是再正常不过的了。”
 
徐主任:“你怎么看待复旦同学以及你的种种表现的呢?”
朗诵男:“能考进像复旦这种层次学校的同学他们的各方面能力应当是不错的,尤其是记忆力,但四年之后人和人之间也是会有差异的。有些人在考试前把该背的东西都背出来,混一个60分及格没什么问题,做到这些对他们来说就足够了,最后都能拿到毕业文凭,这又有什么用呢?以后到工作岗位上,用人单位也不看你复旦的文凭,他注重的是你内在的能力;说到文凭,我可以这么说,只要你出钱就能买到一系列的文凭,所以它并没有什么太大的价值,关键还是你内在能力的培养,而在大学里就是培养能力的一个绝佳的舞台,包括演讲、朗诵等等,如果你在大学校园中不展现自己、不历练自己,那么在以后的工作岗位上又有什么机会呢?如果我自己不上台、我就不会意识到自己究竟有哪里不足,比如说朗诵:对酒当歌,人生几何(用两种不同的语调朗诵,一种是没有任何修饰的、另一种是浑厚的),这两种感觉是不一样的,通过你的朗诵和同学们的反应,我就知道了我的朗诵技巧到底存在着什么样的不足;同样的,通过4月16号的演讲,我发现我讲话内容的确有点空洞,在演讲方式等方面也存在着很多不足之处;但这些问题只能通过实践方面才能真正地理解,我也可以根据这一点来做相应的改正。上台朗诵、演讲等等对我来说并没有失去什么,大部分同学对我的议论也不会改变我什么,但我最近或多或少承受着一种压力。”
 
徐主任:“如果我是你的话,我觉得我不会再复旦出现,我肯定会选择离开。”
朗诵男:“是啊,一般人都会选择离开,我觉得这样的经历倒是锻炼了我心理承受的能力,所谓众口铄金啊,现在百度百科上已经有了我的词条、优酷土豆上的视频也特别多,甚至还有人在天涯上说要号召大家对我进行人肉搜索,但这并不能改变我正常的生活。”
 
随后我跟他说了胡老师对此的观点,他笑了;
 
接着谈到了他的人生观:
朗诵男:“说实话你平时都住在学校里,能与自己的家长又能有多少的交流,与你生活最贴近的是你身边的同学、你的老师,同学在生活中给予自己很大的帮助,而老师则滋润着我们的心灵,他们是你最应当感恩的人。所以我会把钱拿出来给老师送花,而不是去做别的事情,我不在乎这些钱,我觉得那样做很值。”
 
随后又说起炒作的话题:
朗诵男:“如果我想炒作我自己,那么我就会接受上海电视台、复旦人周报、包括你们优频的采访了,他们只是想完成自己的任务,向上级交差而已。其实我完全可以把我所有的一切告诉他们,但我并没有那么做,我只想平淡、安静地生活,我想听课的时候听课、想上网的时候上网。有一些误解,我不必出面去澄清,所谓:清者自清、浊者自浊。诺大的复旦校园为什么会给我这么一个微不足道的人予以那么大的关注是令我感到很奇怪。”
 
接下来名正言顺的请求让他接受采访,强调了这种采访的方式的独特性。
朗诵男:“(推托)你可以在百度百科上、bbs上,就发你那篇与我私下交流的那篇文章吧,先让大家看看,他们看了以后一定会有自己的反思的。(最后)你给我几天时间吧,我最后给你一个答复,我心中有着很多顾虑,你让我进退维谷啊。”
 
一些体会:
1. 随着朗诵男事件的发展,同学们的看法由非理性转向了对自己的反思,同时朗诵男本身也在有着变化他180度的转变是我始料未及的,他丢掉了心理的那块障碍,在语言中间他细细透出了自己的身份,这和第一次双方带有提防性的对话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2.      第一次看见他笑,而且多次在交流过程中会心的笑。
 
复旦人周报上看到的某同学上周一对朗诵男留下的三句话:
1.      复旦绝大多数同学已经认为其不是复旦的学生;
2.      复旦大学时一所江南名校,拥有悠久的人文积淀,我们完全欢迎任何一位来复旦学习的人;
3.      朗诵男的某些行为已经在一定程度上干扰了大家正常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