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利度胺事件
发布时间:2012-02-27 浏览次数:

沙利度胺事件

 

沙利度胺(Thalidomide)是人类药物史上一个著名的案例,其出名不是因为药物疗效,而是毒性。沙利度胺在世界药品发展中曾经臭名昭著!只要学过药的人都知道海豹胎事件,同时海豹胎事件也促成了世界药品史上最著名、最重要的法案《科夫沃哈里斯修正案》。

1953年瑞士诺华制药的前身ciba药厂首先合成了沙利度胺,他们本来打算开发一种新型抗菌药物,但是药理试验显示,沙利度胺没有任何抑菌活性,ciba便放弃了对它的进一步研究。在Ciba放弃沙利度胺的同时,联邦德国药厂Chemie Grünenthal开始投入人力物力研究沙利度胺对中枢神经系统的作用,并且发现该化合物具有一定的镇静催眠作用,还能够显著抑制孕妇的妊娠反应(止吐等反应),195710月反应停(沙利度胺,只要服用了妊娠反应就停了,所以叫做反应停)正式投放欧洲市场,不久进入市场,在此后的不到一年内,反应停风靡欧洲、非洲、澳大利亚和拉丁美洲,作为一种没有任何副作用的抗妊娠反应药物,成为孕妇的理想选择

  但是在进入美国时,却遇到了麻烦。美国一家小制药公司梅里尔公司获得反应停的经销权,于1960年向FDA提出上市销售的申请。当时刚到FDA任职的弗兰西斯·凯尔西负责审批该项申请。她注意到,反应停对人有非常好的催眠作用,但是在动物试验中,催眠效果却不明显,这是否意味着人和动物对这种药物有不同的药理反应呢?有关该药的安全性评估几乎都来自动物试验,是不是靠不住呢?凯尔西注意到,有医学报告说该药有引发神经炎的副作用,有些服用该药的患者会感到手指刺痛。她因此怀疑该药会对孕妇有副作用,影响胎儿发育。梅里尔公司答复说,他们已研究了该药对怀孕大鼠和孕妇的影响,未发现有问题。但是凯尔西坚持要有更多的研究数据,这引起了梅里尔公司的不满,对她横加指责和施加压力。

  正当双方扯皮时,澳大利亚产科医生威廉·麦克布里德在英国《柳叶刀》杂志上报告反应停能导致婴儿畸形。在麦克布里德接生的产妇中,有许多人产下的婴儿患有一种以前很罕见的畸形症状——海豹肢症,四肢发育不全,短得就像海豹的鳍足。这些产妇都曾经服用过反应停。实际上,这时候在欧洲和加拿大已经发现了8000多名海豹肢症婴儿,麦克布里德第一个把他们和反应停联系起来,之后的毒理学研究显示,沙利度胺对灵长类动物有很强的致畸性,大鼠和人不一样,体内缺少一种把反应停转化成有害异构体的酶,不会引起畸胎。反应停的副作用则发生于怀孕初期(怀孕前三个月),即婴儿四肢形成的时期。从196111月起,反应停在世界各国陆续被强制撤回,梅里尔公司也撤回了申请。经过长时间的法律较量,研发反应停的德国公司Chemie Grünenthal支付了1.1亿西德马克的赔偿,被迫倒闭。

反应停事件是药物史上的悲剧,因服用反应停而导致的畸形婴儿据保守估计大约有8000人,还导致大约50007000个婴儿在出生前就已经因畸形死亡。而美国,因为FDA尤其是负责对反应停审评的凯尔西医生的坚持,美国免受其害。肯尼迪总统给凯尔西颁发了杰出联邦公民服务奖章。因为反应停,公众要求国会加强立法。19621010,国会通过了《科夫沃哈里斯修正案》。FDA由此也逐渐成为世界食品药品检验最权威的机构。

后来的研究发现沙利度胺作为一个手性化合物,其R-构型具有抑制妊娠反应活性,而S-构型有致畸性。这也加强了人们对手性或者消旋化合物作为药物的认识。而R-构型和S-构型在体内会消旋化,即无论服用哪一种的光学纯化合物,在血清中都发现是消旋的。也就是说即使服用有效地R-构型沙利度胺,依然无法保证其没有毒性。

 后来因发现沙利度胺对麻风结节性红斑患者有快速的抗炎作用以及疗效,此结论也随之被证实对90%麻风结节性红斑患者有效。1998716FDA批准沙利度胺治疗骨髓瘤(myeloma),但是因为其胎儿致畸性,孕期或者准备怀孕的妇女用药都有非常严格的限制。在2006年,美国FDA又审查并且通过了沙利度胺可以治疗Multiple myeloma(简称MM,又叫多发性骨髓瘤或骨髓瘤)。

  在中国沙利度胺也通过了中华医学会的认可:除了可以治疗麻风结节性红斑以外,在临床诊疗指南血液学分册中沙利度胺可以治疗Multiple myeloma;在临床诊疗指南风湿学分册中沙利度胺可以治疗强直性脊柱炎和白塞氏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