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克思主义哲学原著选读
第四篇    《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视频资料要点)
发布时间:2008-05-24  浏览次数:

 

 

6  “对黑格尔辩证法和整个哲学的批判”

 

 

这一部分内容在《手稿》当中具有最重要的哲学地位,应当引起高度关注。1845年春,马克思写下了《关于费尔巴哈的提纲》,对费尔巴哈哲学进行了彻底清算。而在此之前,哲学上具有原则高度的讨论集中于《手稿》的最后一部分,即“对黑格尔辩证法和整个哲学的批判”。《手稿》的理论外观虽然表现为对费尔巴哈哲学的高度评价,但是在最后一部分中已经包含了清算费尔巴哈哲学的基本理由。马克思在对黑格尔辩证法和一般哲学进行批判的同时,也开始逐渐超出了费尔巴哈的哲学,否则我们就根本无法理解几个月以后的《关于费尔巴哈的提纲》,以及由此而导致的新世界观的创立,或者说是马克思哲学革命的发生。这里的“整个哲学”并不是指整个黑格尔哲学,而是指作为现代形而上学的全部哲学。在这一节中我们主要来讨论四个问题:

 

(一)、费尔巴哈对黑格尔哲学的批判及其理论贡献

马克思对费尔巴哈哲学的评价相当高,马克思指出,“费尔巴哈是唯一对黑格尔辩证法采取严肃的、批判的态度的人,只有他在这个领域内做出了真正的发现,总之他真正克服了旧哲学”。然而马克思仍隐约感到有必要对以黑格尔为代表的旧哲学进行再度批判。马克思将费尔巴哈的伟大功绩概括为三点:

第一,费尔巴哈“证明了哲学不过是变成思想的并且经过思考加以阐述的宗教。不过是人的本质的异化的另一种形式和存在方式;从而,哲学同样应当受到谴责”;

第二,费尔巴哈“创立了真正的唯物主义和现实的科学,因为费尔巴哈也使‘人与人之间的’社会关系成了理论的基本原则”;

第三:费尔巴哈“把基于自身并且积极地以自身为基础的肯定的东西同自称是绝对的肯定的东西的那个否定的否定对立起来”。

 

(二)、黑格尔哲学的秘密

费尔巴哈从以下三点对黑格尔的辩证法进行了批判性的解释:

第一,肯定神学。黑格尔从实体的异化出发,这在逻辑上就是从无限的东西、抽象的普遍的东西出发,从宗教和神学出发;

第二,否定神学。他扬弃了无限的东西,扬弃了哲学、宗教和神学,设定了现实的、感性的、实在的、有限的、特殊的东西;

第三,恢复神学。他重新扬弃了肯定的东西,恢复了抽象、无限的东西。

马克思对黑格尔的思辨辩证法特别是否定之否定做出了重新评价:

第一,把否定之否定所确定的肯定方面作为唯一的肯定,这是一种作为实体的上帝观念;

第二,而通过否定将其视为是一种唯一真正的活动和自我实现的活动,这是一种主体即自我意识的观点。

继而马克思展开了对黑格尔哲学的批判,这一批判中包含了超出费尔巴哈的重要理论因素。即马克思将否定之否定理解为历史原则的抽象表达,而费尔巴哈则仅仅将其看作是哲学与自身的矛盾。

第一,马克思说明了这一运动在黑格尔那里采取了抽象的形式,即历史运动的原则。黑格尔为历史运动找到了抽象的、逻辑的、思辨的表达,一种有原则高度的哲学表达,这是黑格尔的贡献。但这一原则同时又是虚假的,其本质性只存在于逻辑的天国之中,因此历史的展开真正说来不过是逻辑图式的展开。

第二,马克思由此说明了黑格尔所揭示的历史原则的批判性和非批判性,即它在黑格尔那里还是非批判运动的批判形式。因此黑格尔的历史原则包含了两个方面:历史原则本身是批判的,但其抽象的、思辨的形式使之成为非批判的实证主义和同样非批判的唯心主义。

 

(三)、对思辨唯心论的存在论批判

黑格尔的辩证法及其否定之否定的秘密无非就是劳动,这是黑格尔哲学的巨大功绩。但他又对劳动做出了纯粹思辨的理解,将人与自我意识等同起来,绝对精神返回自身就是要克服意识的对象。问题的核心在于,由于意识的对象不过是对象化的自我意识,因此重新占有这种异化,就是扬弃对象性本身。因此马克思认为黑格尔不仅扬弃了对象的异化,而且扬弃对象性本身,人由此被看成非对象性的存在。而马克思则继承了费尔巴哈的思想,将现实性理解为感性和对象性,因此非对象性的存在物就是唯灵论的存在物,即纯粹的无。

马克思批判地分析黑格尔哲学的两个要点:

第一,对象本身对意识来说,是正在消逝的东西;第二,自我意识的外化就是设定物性。

 

(四)、“纯粹的活动”和“对象性活动”

马克思关于“对象性活动”的经典表述为:“当现实的、有形体的、站在稳固的地球上呼吸着一切自然力的人通过自己的外化把自己现实的、对象性的本质力量设定为异己的对象是,这种设定不是主体;他是对象性的本质力量的主体性,因而这些本质力量的活动也必须是对象性的活动”。这其中包含三项重要意义:

第一,马克思的出发点不同于作为“纯粹活动”的我思、自我意识,而是一个在存在论上具有感性特征的“对象性活动”,根本不同于在意识内在性之中的抽象活动;

第二,“对象性活动”这个概念,即对象性的存在物对象地活动着,它的本质规定中包含着对象性。对象性活动概念在现实的物质活动(劳动)中有其根源;

第三,“对象性活动”突破了现代形而上学的建制,这种活动不是从纯粹的内在性中转而创造对象,而是它的对象性的结果证明了它的活动一向是、本来即是对象性的活动。这就为实践观点的确立、为现实地理解人类生产劳动奠定了坚实的理论基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