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早报》:朱绩崧专访
发布时间:2010-03-26 浏览次数:

朱绩崧一边在大学教英文,一边在短信里自谦“寒窗斗室,蓬门陋儒”,临走送别,不忘对我们认认真真鞠上一躬。这只四个月前体重近两百的肥佬,目前已成功甩掉四分之一赘肉,站在九平方米的卧室兼书房里,终于不显得那么庞大突兀了。

  五岁时搬来、住了足有二十五年的这间小屋,被他戏称作“文冤阁”。他说自己和文章是冤家,才力不逮,一路读书至今,很艰辛,又厌恨,却难舍,反正是没有回头路了。住宅老旧,拉上褪色的窗帘只能靠几只晒衣夹,一排浓墨重彩的过期挂历挡在窗口,怕书籍日晒变脆。西墙高悬一帧大幅黑白照片,是外公抱着初生时的自己。屋里最大的家伙是两只摞起的木箱:“里厢都是衣服,全新的——阿拉娘二十年前买额,从来不穿!”铁门一响,母亲刚好接外出散步的父亲回来,两位老人家很面善,不说话,都笑笑。窗外细雨濛濛。

  下雨时站在这里,特别沉静。衬着《十三经注疏》、《二十五史》、《佛典要辑选刊》,人也都像默片里似的,最好一句都不说——反正说了也什么都听不见。四周水气漉漉,他紫色的衬衣和领带眼看就快氲开成烟了。问他为什么要穿这一身,此人终于从生活中的古籍爱好者成功转型为大学里的英文教员了:“今秋流行色呀。很多人说紫色挺gay的,在英文里倒称作theroyalcolor呢。儒学传统上‘朱’和‘紫’又是正邪相对。反正就是穿着玩呗。”

  别看现在讲起来一套一套的,这家伙小时候是个刺儿头:“常常打架,还偏偏打赢,害我爸妈老去给同学家长赔礼赔钱,我也很烦啊!”小学五年级时读了本劝人向善的小册子,有点改邪归正的意思,从此踏上模范生的道路。高中时代开始买书,他说那时住校在上海西南角,每周末回家必经福州路,在那里购了不少。上了本科,也还是习惯性地去那里逛:“我不太喜欢复旦附近的书店,折扣太低。前些年,上海书店影印的《诸子集成》,一套八本,复旦那边要一百,福州路六十块搞定。”买书抠门得光明磊落。他又说书和财,本质上是一回事,身外之物,不能贪恋,不可执著。遇见过JP书友,只留两元供一天吃喝,余钱都拿去买书,总觉得这样读书有点变味。所以买什么书、花多少钱,在他这里都是“随缘”二字。最好的例子是:就算骑车闲逛,也能在路边摊买到不少解放前的英文书刊:品相好,还能锻炼杀价能力。


  只有减肥这回事是不能随缘的,否则如何在四个月里狂甩五十斤?!朱绩崧说,他仔细设计了一个Excel表格,严格监控每天的体重变化以及摄取和消耗的卡路里。英文此时派上了大用场:“搜索中文网站上的减肥方法,都是你抄我,我抄他。不如直接去看WHO官网和www.nutrition.org。”水煮(非“水煮鱼”之水煮,实开水煮也)鸡胸、生鲜鲑鱼、脱脂牛奶三管齐下,瘦体终于初告成功。问这个平常哈日不哈韩,惯用倩碧、契尔氏的英文教员为何舍得躺在一堆书上,只啃一个苹果?他反问:“而立之年,纵怀齐家、治国、平天下之志,总也得先容我‘修’个身吧?”

  摄影 刘林 撰文 吴慧 (本文来源:东方早报 )  2009-10-11